首页 黑龙江资讯 正文

扎伊迪(扎伊迪还未到我手,您就把他宰了)

扫码手机浏览

|本文由「soshutupboy」授权转载|ID:soshutup-boy熟悉欧美综艺的都知道,真人秀里最华丽的,既不是「天桥风云」,也不是「全美超模大赛」,而是「鲁保罗变装皇后秀」。但如果这个人去参赛,那么他出场就可以全季终。所有选手包括鲁保罗本人,都要低头认长辈。毕竟要不是他,变装文化也不会成为欧美流行文化的一部分。他就是「Candy Darling -...

|本文由「soshutupboy」授权转载

|ID:soshutup-boy

熟悉欧美综艺的都知道,真人秀里最华丽的,既不是「天桥风云」,也不是「全美超模大赛」,而是「鲁保罗变装皇后秀」。

但如果这个人去参赛,那么他出场就可以全季终。所有选手包括鲁保罗本人,都要低头认长辈。

毕竟要不是他,变装文化也不会成为欧美流行文化的一部分。

他就是「Candy Darling - 坎迪・达琳」,纽约区的变装皇后,一个真正的明星。

「我阻止不了他,他太美了。」

提起安迪・沃霍尔的缪斯,人们第一反应大多是「Edie Sedgwick - 伊迪・塞吉维克」。但却很少有人提及坎迪・达琳,安迪・沃霍尔的又一缪斯,波普文化的超级明星。

展开全文

儿童时期的坎迪・达琳

1961 年,一个叫吉米的男孩在家乡长岛的一间美容学校注册上课,并开始对易装感兴趣。

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太奇怪了。毕竟他们身边没有哪个 17 岁的男孩会对化妆感兴趣。

过不了多久,就有谣言传到她母亲那里,不是说他穿得像个女孩,就是说他经常去当地一家叫The Hayloft同性酒吧。

作为回应,他离开了长岛。

少年时代的坎迪・达琳

再次出现时,吉米不见了,只有一个全身穿着女装的少年,她叫自己坎迪・达琳。

她的母亲并非没有预感,日后谈起这段经历时,她说道,

「那个时候我知道的,但我阻止不了他。吉米很有天赋,更重要的是,他太美了。」

坎迪・达琳去了纽约,她在一个百老汇女星家里住了几个月,开始了学习。

在这段时间,坎迪・达琳有意识地模仿好莱坞女星的举止,并渐渐形成自己的一套风格。

她经常在格林威治村玩,去曼哈顿的同性酒吧闲逛,并在第五大道的一个医生那里注射雌激素。

从这时起,她开始扮演坎迪・达琳这个角色,一直到离世都是如此。

而直到她遇见安迪・沃霍尔,坎迪・达琳这个角色才真正广为人知。

1967 年,一场普通的聚会正在进行。

「工厂」(安迪・沃霍尔的艺术工作室)的成员「Jackie Curtis - 杰姬・蔻蒂丝」,邀请沃霍尔看他编导的一部片子,「Glamour, Glory and Gold - 魅力,荣光与黄金」,主演就是坎迪・达琳。

杰姬・蔻蒂丝 & 坎迪・达琳

在这之后,坎迪・达琳正式成为沃霍尔工厂里的成员之一,并开始参与沃霍尔导演的电影:1968 年「Flesh - 肉」、1971 年「Women in Revolt - 女人解放」等。

「肉」电影截图

有一次接受采访,安迪沃霍尔坐在沙发上,坎迪・达琳斜坐在他身旁的扶手上。

这时达琳突然来了一句,

「我现在叫自己坎迪・沃霍尔」,说完众人大笑。

安迪・沃霍尔 & 坎迪・达琳

这一时期,她的特殊气质开始被更多人注意到。

坎迪・达琳逐渐在其他独立电影里现身,简・方达的代表作「柳巷芳草」里也有她的出演。

简・方达 & 坎迪・达琳

她的身边逐渐聚集着越来越多喜爱和支持她的人,达琳开心又略带骄傲地说,

「我现在正在一趟名为『坎迪达琳』的旅程上,如果他不是这趟旅途的乘客,那么下站他必须下车!」

而在沃霍尔之外,她也成为更多艺术家的缪斯。

「蒂凡尼的早餐」的作者杜鲁门・卡波特见过她之后,评价说「她身上有光环」。

COSMOPOLITAN 11月刊 封面人物坎迪・达琳

「Velvet Underground - 地下丝绒乐队」的主唱兼吉他「Lou Reed - 手娄・里德」,受她启发创作了两首歌:

「Walk on the Wild Side」和可能是他所有歌中最温柔的一首 「Candy Says」;

「Patti Smith - 帕蒂・史密斯」的前男友,艺术家「Robert Mapplethorpe - 罗伯特・梅普尔索普」为他拍了一组摄影。

©罗伯特・梅普尔索普

除了当演员外,坎迪・达琳客串了一回记者,采访了艺术家达利。

安迪・沃霍尔创始的Interview杂志,刊登了这则采访。

而它看起来还挺有趣的,因为大多时候达利就像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,而坎迪・达琳也一本正经地回答。

Interview | issue 32

以下是采访摘录:

达利:弗洛伊德告诉我可能是我在母亲肚子里的位置导致的,因为我手按着眼球,就得到这个天使般的「Phosphorous Circles - 磷圈」,你知道磷圈吗?

坎迪・达琳:嗯。

达利:它的学名叫 Ipanagogic Image (达利生造词)。

坎迪・达琳:Ip-ana…

达利:你念错了,是Ip-anagogic 。你查字典就知道Ipanagogic Image是指当你使劲按你眼球的时候,就会看到不同色彩的光晕。可能因为我在母亲体内的位置,导致眼球受压,然后就有了这个磷光般的东西叫Fright-X。

坎迪・达琳:Fright-X?「Fried eggs - 煎鸡蛋」?

达利:太棒了!简直太棒了!你英语进步了!

坎迪・达琳采访达利

从外人的角度,很容易顺理成章地认为,此刻身在纽约的坎迪・达琳不仅摆脱了家乡的谣言,还已经过上光鲜的生活。

但事实却并如此。

她和富人们见面,参加他们的派对。但在出发前,有件事经常让她情绪迅速低落下来,她没钱搭出租。

那改坐地铁?

坎迪・达琳绝没有可能搭地铁,除非你想让她被旁观者包围到再也下不了车。

派对也许是美好的,但次日的三餐却绝对是个麻烦。通常她醒来只能吃别人的剩菜果腹,要不就是吃罐装的豆子解决晚餐。

她在日记里写道,「你以为我喜靠吃豆汤和花生酱,来维持体力和营养吗?不,我根本不喜欢。」

更糟糕的是,有时她需要靠卖身来生存下去。

派对上的坎迪・达琳

但达琳别无选择,因为她几乎没有工资。这在安迪・沃霍尔的工厂里,是约定俗成的规矩。

他们的工资就是进入安迪・沃霍尔工作室的机会,如果你已经在这个圈里了,那么,你的位置就是报酬。

坎迪・达琳(左一)、安迪沃霍尔和「工厂」成员

而比工资先到的是疾病,坎迪・达琳被检查出腹部有个肿块。

得知这事后,达琳的第一反应令人意外。

坎迪・达琳:「耶利米,我怀孕了!」

耶利米:「亲爱的,你知道这不可能。」这是坎迪达琳的好友兼室友。

随后,坎迪・达琳去了医院复查,但这一切都太晚了。因为过量注射雌激素等其他原因,肿瘤扩散得太快,她必须住院。

坎迪・达琳在片场

坎迪・达琳非常愤怒,她开始对身边亲近的人非常生气,因为她不想死。

几个月后,坎迪・达琳正在为第二天的手术做准备。她知道这场手术很重要,她叫了所有她认识的摄影师过来。

Peter Hujar来的时候,她已经化好妆。

于是没怎么布景,他们就开始了拍摄。随后Peter Hujar就拍出了坎迪・达琳身前最后一张,也是最有名的那张照片。

照片里的坎迪・达琳凝视着镜头,她已经知道了,她不会好转,这就是结尾,这就是剧终。

1974 年 3 月 21 日,29 岁的坎迪・达琳在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卡夫里尼医疗中心去世。

坎迪・达琳去世后,朋友们发现她留了的一张便条。这是她的遗书,前半部分写满了空虚和生无可恋。

「当你们读到这儿的时候,我已经走了。很遗憾的是,在死前我已经对生活没有一点渴望。

即便我有这么多朋友,即便我的事业在上升,但在这个虚幻的世界里,我觉得太空虚了以致于我无法继续走下去。

我是对一切都感到无聊。你也可以说是无聊到死。

听上去似乎挺不可思议,但这就是真的。

我已经安排好了我的葬礼和来宾名单,钱我也付过了。」

而在遗言最后,她向朋友说:

「Don’t take it too badly just remember what a bitch I was. 不要把这事想得太严重,只要记住我是什么样的烂人就够了。」

安迪・沃霍尔镜头下的坎迪・达琳

如今鲁・保罗和他的真人秀,为一群变装爱好者们提供了做自己的机会,也在潜移默化地向社会输出易装文化。

这就是坎迪・达琳留下的:让易装者们勇敢面对渴望,拥抱真实的自己,追求美和自由。

那个年代的易装爱好者们,可能很难相信在今天,他们不仅可以随意穿着女装上街,而且还有一档专门的节目让他们尽情发挥爱好,展现自己。

你很难否定这没有她的功劳。

如果不是当初那个叫吉米的男孩,为了躲避流言来到纽约,在荧幕、胶卷和音乐里,以坎迪・达琳的身份活下来,今天的主流社会或许仍然对易装群体不了解。

而坎迪・达琳留下的东西里最重要的,不是那些印着精致扮相的照片,而是日记里的一句话:

「不管代价如何,你必须永远做你自己。这是最高的道德准则。」

相关推荐